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案件与法

拍案 法官故事:解开疙瘩,伤眼工人拿到赔偿款

来源:   发布时间: 2018年07月16日

  

  

  在石料厂打工的赵先林伤了眼睛,却被老板拒绝支付手术治疗的费用,农忙时节等着用钱的赵先林无奈之下来到商河县人民法院。 通讯员 陈宜森 记者杨紫慧

  农忙时意外遭遇工伤

  去年7月的一天,赵先林和工友在王界经营的石料厂砸石头时,工友所砸石头的溅石将赵先林右眼击伤,经诊断为右眼角膜裂伤。初步治愈出院时,医生告诉他,他的眼睛有白内障,有可能发展,需做二次手术,但成功的可能性不大。之后他的眼睛就非常怕光,在外都需戴着眼镜。赵先林曾和王界要求做二次手术或给予一定的伤残赔偿,但王界却表示他概不负责。不得已,赵先林只好将王界告上了法庭。

  “审判员同志,我的案子怎么样了?”立案一周后赵先林就来到法院,心里焦急的他告诉法官,他的眼睛需要治疗,家中田里施肥也正需要钱,更想外出打工,关于他的案子能不能快一点给他办理?

  不仅没投保还用的他人名字住院

  案子虽然距离排期开庭还有一段时间,不过了解到当事人的特殊情况,承办法官提前和王界通了电话,看看对方的反应,尽最大能力调解结案。王界接到法官的电话后说:“那个赵先林确实在我厂里打工伤着了眼睛,伤之后我也给他看了病,还多给了他2000多元,医生都说他的眼睛治不好了,他还要钱,这是个赖皮!让他告吧,我就是不给他钱!”说完,他就把电话挂了。

  多年的审判经验让法官觉得,他们之间或许有一些无法容忍的误解。为了查明事实真相,法官建议赵先林先做法医学鉴定,待确定伤情后再做结论,那样才能让双方当事人口服心服。

  当赵先林来到法院技术室做法医学鉴定提交有关材料时,赵先林又道出了一个无法改变的事实。原来,他眼睛致伤之后,厂长让他到县医院住了院,由于厂方没有给赵先林投保,所以在住院时老板就登记了别人的名字,而且病历也在老板手中。技术室建议赵先林让医院最好出个本人住院的证明,但医院的病历都输入微机,无法改变。这样看来,第一是无法做鉴定;再就是做了鉴定,结果也与赵先林无关。这一下更急坏了赵先林。他的情绪变得更加急躁起来。于是又找到办案法官求救。

  老板害怕赔偿成为无底洞

  一方是面对需要救治的当事人;而另一方又是情绪激动拒不赔偿的老板。承办法官认为,此时唯一的办法就是让王界自身认可伤害事实的实际住院人就是赵先林。

  法官驱车前往王界厂子,几间简单的厂房,看来经营并不景气。虽然电话中王界的情绪比较激动,但见到法官来了,还是很热情地接待了。当问明情况后,王界也说出了自己的隐忧。他说,本来厂子挣钱就不多,出了这个事心里很不好受,又搭进去了一万多元。出院时,医生也告诉他,赵先林的眼睛二次手术的成功率很低。“他再和我要钱,多少钱是个数啊,可能就是无底洞啊!”

  “你的担心是多余的,他的诉求也得依据法律规定来办,他想随便要多少不行。你虽然给他出了住院期间的医疗费用,但是,他眼睛的伤残损失你没有负担。即使不做第二次手术,但你也应该支付他眼睛的伤残补助金。伤残程度可以通过法医鉴定作出结论,补助费也就明确了。”听了法官的解释,王界的眼睛豁然一亮。“好,如果有了具体的数目,我就是赔也赔个明明白白了。”当即,法官给王界记明了材料,说明了住院患者是赵先林,以赵先林作出的法医鉴定他认可。

  最终,经过双方协调,王界同意给赵先林伤残补助金一万五千元,并于当天下午把钱交到法院。拿到了赔偿款,赵先林的脸上也露出了难得一见的笑容,半年多来积压在他心头的阴云终于在几天内化为乌有。“尽管赔付款并不算多,但对于赵先林一家来说,因有了法律的支撑,足以令他们以坚定的信念去面对以后的风雨。”法官说。

关闭

版权所有:mobile28-365365 ICP备案号:鲁ICP备13032396号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市中区经二路1号 电话0531-89257000 邮编:250001